消費日報網 > 時尚生活 > 文娛

苗寨繡娘讓苗繡走出大山

時間:2019-10-24 09:43:08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生活在山頂的展留村繡娘至今仍保留著在山林間刺繡的習慣。

  作者鄧立(右)和季刀村的黃西九大姐合影,黃西九繼承了漾婆婆的衣缽,是雙針繞線繡手藝最好的繡娘之一。

  金鐘村的代表繡法——破線繡繡出的鳳凰。

  中國宋慶齡基金會女性幸福基金的工作人員在季刀古寨與苗寨繡娘合影。

  資料圖片

  雙針繞線繡、錫繡、破線繡……在中國西南部的貴州,坐落著許多古老的苗寨,長久以來,苗寨繡娘們的傳統手工藝很難走出大山。曾在時尚雜志擔任主編的我,做過若干瀕臨失傳的傳統手工藝及手工藝從業者傳人的報道。我想,也許從保護傳統手工藝著手改善繡娘的生活,并利用時尚圈的資源,讓繡娘們擁有可持續發展的機會,一舉兩得。

  經過三四個月的籌備,中國宋慶齡基金會女性幸福基金于2011年3月成立,我是基金的發起人,也是踐行者。從2011年5月開始,我們在貴州走訪了十幾個村寨,尋找第一批開展工作的項目點。我和苗寨繡娘的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初訪季刀

  貴州省凱里市季刀寨坐落在巴拉河畔,是一個有著100多年歷史的古老村寨。車只能開到公路邊,下車后便可眺望到對面依山而建的古寨,錯落有致、屋舍儼然,炊煙裊裊。

  季刀寨的生活寂靜而清苦,年人均收入在2000多元,而當時全國農村的人均年收入是7000元。在這里我第一次見到了陳琴,一個20多歲手腳麻利、能說會道的村赤腳醫生。陳琴給我介紹了漾婆婆,那一年,漾已經70歲了,瘦小駝背,精神卻很好,還能挑著擔子在青石板路上慢慢行走。

  漾是十里八村唯一一位還會雙針繞線繡的人。這種繡法曾是巴拉河流域最具代表性的刺繡針法,如今幾乎沒什么人會了。即便是漾婆婆,也是小時候和母親學過,母親去世后,她整理遺物發現一件繡了一半的盛裝。她很想把母親的這件作品完成,就在和大家不斷的探討和琢磨中慢慢找回了記憶,重新“學”會了雙針繞線繡法。經過兩三年的時間,漾終于完成了母親那件盛裝作品。

  對漾來說,這只是了結一個個人心愿,她沒有意識到,自己無意中恢復了一種幾乎失傳的苗繡繡法。此后幾年,她閑時也會繡上些小東西,但只是一種消遣,十里八村還是只有她一個人能熟練掌握這種繡法。

  看到漾拿出來的半新半舊的收藏,我們嘆為觀止。我想讓漾把她的手藝教給村子里更多的年輕人。她搖著頭說了一長串我不懂的苗語。陳琴給我翻譯說,不是她不愿意教,是沒有人想學,這個太老了,沒人喜歡,也用不上,大家都穿機織的衣服,雖然機器沒有辦法繡出雙針繞線繡,可又快又便宜也好看,姑娘媳婦們都為著生計奔忙,早就不愛也不會繡花了。

  我告訴她,這個手藝特別珍貴,我們要讓全村的婦女來跟她學習,拜她為師。漾婆婆善意地笑著答應了,我知道她心里是不信的。她恢復雙針繞線繡已經快10年了,除了幾個老姐妹閑來無事和她玩耍比劃一下,三四十歲的媳婦們都不會了,更何況年輕姑娘們。

  苗族是只有語言沒有文字的民族。他們的歷史、傳說千百年來靠古歌和刺繡得以保存。過去,一個寨子里的繡娘帶頭人,常常也同時是古歌師,一邊歌唱本村本土的故事,一邊將歌中的情景畫出來,教給村里的姐妹們,大家都按照她設計的圖案來刺繡,古歌師也常常是繡娘姊妹中的設計師。苗繡對于苗族的意義,不僅僅是一種穿在身上的手工藝術,女人們把自己這個支系的歷史傳說、故事繡在衣服上,天長日久,形成了支系非常有辨識度的圖騰和符號。

  季刀是我苗繡旅程的起點,也是我一段嶄新人生的起點。之后,我一次次回到那里,每一次都是回家的感覺。有一次,從寨門口往上走,迎著入口的第一幢房子里,住著一位胖胖的、頭發花白的婆婆,她在家中二樓窗戶看到我來,就站在窗口大聲地對我唱迎客的古歌,那一刻的幸福感難以言表。

  “爬”進展留

  從寧靜質樸、極具生活氣息的季刀出來,我來到劍河縣的展留苗寨。展留苗寨在一座大山的頂部,周圍都是樹齡100多年、單人無法合抱的參天大樹,被稱為貴州的小瑞士。展留的交通極其不便,其中一段山路我是手腳并用“爬”上去的。

  展留作為一個建在原始森林里的村寨,自然風光非常秀美,而生活條件則格外艱苦。展留的很多房屋都是陳舊不堪,歪七扭八、搖搖欲墜。隨便走到一戶人家,幾乎都是家徒四壁。因為交通不便,展留只有農耕、養豬等最基本的生產方式,還停留在靠天吃飯的赤貧階段,比季刀更加困頓。

  就是這樣貧瘠艱苦的展留,保留下了苗繡中最特別的一支——錫繡。錫繡的手法繁復而特別,也極具代表性。繡娘是在深紫色的底布上,有藍色和紫紅色的線,用數紗繡繡出細小的幾何圖案,這樣的配色已經是極致低調了,但還只是底布。繡娘們再用金屬錫打成糖紙一樣的薄片,用剪刀剪成小顆粒,用鑷子捏出齒扣,再用細線訂在底布上,閃閃發亮。

  相對于雙針繞線繡,錫繡保留得算好,全村百余名繡娘中,有十幾位婦女都還掌握錫繡繡法,其中包括一位錫繡大師——龍女三九。

  第一次見到三九是在她劍河縣城的家里,她的丈夫很早就出來在縣城工作。因為三九錫繡手藝精湛,會有一些苗繡藏家找到她,定制傳統的錫繡苗服,價格不菲,這令三九的收入和寨子里的繡娘有了天壤之別。

  我們告訴三九我們的刺繡扶貧計劃,她非常高興。她說寨子里的姐妹們手藝懸殊很大,即便她手里有訂單,也很難分給大家,如果我們可以用獎勵的方式激勵繡娘們練好手藝,未來的機會還是很多的。

  一年中我們在展留開展三四次刺繡培訓,每次培訓三九都會和我們一起跋山涉水來到寨子里給姐妹們上課,組織大家進行評比,從一開始展留村就有六七十名婦女參與。最可喜的是很多20多歲的年輕繡娘也開始學習錫繡,她們的進步也是最大的。

  三九為了更好地帶動姐妹們,成立了刺繡小組,小組由三九和另外4名積極分子組成。她們自創了一種黃豆計數法:每次刺繡評花時,把繡娘們的繡片放在寨子公共壩場上,每個繡片前面都放一只碗,繡娘們給自己認為最好的繡片前面的碗里投3粒黃豆,比較好的投2粒黃豆……每次評比,會有10%一等獎,20%二等獎,30%的三等獎,其余的是積極參與獎。碗里黃豆最多的10%會獲得最高的獎金,以此類推。

  因為有三九的示范作用,展留寨是我們遇到質疑和猶豫最少的村寨,也是最早自發組織成立自我管理的繡娘小組。經過一年的培訓,展留苗寨是我們第一批三個村寨中最早拿到訂單的——一家世界500強公司要給公司年會訂制200份禮品。

  伴隨著這批訂單,這家公司還有一個要求,希望每個參與刺繡的繡娘可以回答一個問題:幸福是什么?那一次我們看到了很多意想不到卻無比真誠的答案。

  “幸福是老人和孩子都不生病。”

  “幸福是家里的豬長得壯壯的。”

  “幸福是妯娌和睦不吵架。”

  “幸福是孩子爸爸可以回家過年。”

  ……

  我們請每位繡娘捧著她們的繡片拍了一張照片,下面配上姓名和基本家庭狀況以及她們對幸福的理解。手工的魅力就在于,每一件作品背后都有一個活生生的人和熱氣騰騰的生活,那么真實。

  后來,展留接到第一批訂單的繡娘主動提出,拿出她們收入的5%,作為刺繡小組的基金,平時買些針線、底布,學著女性幸福基金的工作方式,無償提供給那些手藝不夠精湛的繡娘,讓她們在家多練習,也許下一次訂單來了,她們就能接到活路了。這些是令我最感動的地方,她們在困頓中哪怕只有一絲光,也會想到分給伙伴們。

  攜手金鐘

  我們第一批扶持的三個村寨中,金鐘村以破線繡見長。這是一個就在公路邊的寨子,因為交通便利,寨子里不少人外出打工,賺到錢回家第一件事是吃飽穿暖,第二件事就是翻新老宅。出門在外有過一些見識的老鄉們自然而然模仿起城里人混凝土建的樓房,灰白色的小屋混雜在黑褐色的苗寨吊腳中顯得格外扎眼。

  金鐘村的婦女祖祖輩輩擅長破線繡,顧名思義,就是把一根絲線破成很多股,據說老一輩有16股、32股的本領,絲線往空中一拋,因為太輕,能飄浮著掉不下來。

  現在金鐘的繡娘里已經看不到這樣的奇觀,所謂會破線繡的繡娘也就是能將絲線破4股來刺繡,能破8股絲線的少之又少,傳統破線繡老衣的光滑細膩已不復存在,只有照貓畫虎的形似而神散。

  就在村子壩場旁邊,我們遇到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奶奶在老織機上,織著一段非常漂亮的織物。原來她和幾個姐妹一直嘗試用土紗紡出來的線加上絲線來織圍巾,可以令織物有光澤。可致命的缺點是沒辦法收緊,戴一段時間后圍巾就禿嚕著散開了。臨走時老婆婆執意送了我一條她織的圍巾,很抱歉地說:“你戴幾個月可能就壞了,這樣的東西我也不敢賣給人,就是自己想想試試,因為土布圍巾實在賣不上價,你不要嫌棄就收下,戴壞了就丟了吧。”那個圍巾漂亮極了,也脆弱極了,就像金鐘村的刺繡手藝,看上去很美,其實經不起推敲,也沒有實際的價值。

  和季刀與展留比起來,金鐘的平均物質條件稍勝一籌,但收入懸殊大,一個家里夫妻倆都能外出打工的境況會好很多,也因此產生了大量的留守兒童。如果只能去一個,甚至一個也出不去的家庭,就過得非常艱難。我們思量再三,決定把首批的第三個村寨定在金鐘,一來是為了保護蛻化嚴重只剩空殼的破線繡法,二來我們能感受到這個村寨婦女內在的一股力量,只要稍給她們一些動力,就能煥發出極大的主觀能動性,很有可能事半功倍。

  真實的幸福

  女性幸福基金在經過三四年的運作之后,越來越成熟:先是技法培訓,恢復一兩年后開啟商業訂單,這形成一套良性的自循環。最早開展苗繡培訓的三四個村寨已經不能滿足于這樣的單一模式,我希望找到一條更理想的方式,讓繡娘們徹底離開基金會的扶持,依靠互聯網,不用走出深山也能和外面的世界接軌,在市場上去試煉。這時候,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的加入給予我們很大支持。

  現在,苗繡工作開展得最紅火的村寨都有自己的帶頭人:展留有龍女三九,季刀有陳琴,貓貓河有李敏,梅香村有顧蘭花,他們生活在自己的村寨里,姊妹們有任何問題都可以互相討論協商,有困難了,也由她們來和我們溝通對接。她們是我們鄉村工作真正的基石。

  曾有人問我,苗繡有一百多種繡法,貴州有這么多貧困人口,你這樣一個寨子、一種繡法的做,什么時候才能做完呢?

  我從來沒想過這件事情會“做完”,我只能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七八年過去了,我們也只做了十幾個村寨,十幾種繡法,甚至談不上聚沙成塔集腋成裘。

  在外人眼里,這是各種各樣的數據,收入從3000元/年提升到7000元/年,從3個寨子變成15個寨子,從100多人到1000多人,從3個繡法成長為17種繡法……可在我心里,她們是王瑛,是李敏,是陳琴,是漾婆婆,是龍女三九。我做的一切,是為了真實存在的每一個人和她們背后的每一份生活。這一切讓我的幸福感很真實,也很踏實。


消費日報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1. 凡本網注明“來源:消費日報網” 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消費日報網。如轉載,須注明“來源:消費日報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 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消費日報網)” 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消費日報網的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及時向消費日報網書面反饋,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和理由,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審核后,會采取相應措施。
4. 消費日報網對于任何包含、經由鏈接、下載或其它途徑所獲得的有關本網站的任何內容、信息或廣告,不聲明或保證其正確性或可靠性。用戶自行承擔使用本網站的風險。
5. 基于技術和不可預見的原因而導致的服務中斷,或者因用戶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損失,消費日報網不負責任。
6. 如因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文章刊發后30日內進行。
7.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67637706

標簽:
編輯: 喬嬌閣
相關新聞

網絡用語演進 不濫用不惡俗是前提

漢字漢語之美,美在其多維的形態,美在其豐富的內涵,同時也美在其兼容并蓄,美在其衍變鮮活。幾千年傳承發展下來,字形融通天地自然,逐漸抽象化符號化,語義在不同歷史時期吸收外來詞匯,不斷豐富意...

《南方車站的聚會》:一場精心設計的失衡

  中戲戲文系畢業、寫過《愛情麻辣燙》《洗澡》等劇本的刁亦男,成為導演后的創作年表,卻非常清晰地可見他從戲劇性的一極義無反顧地走向電影性的另一極。繼站在戲劇性與電影性完美制衡點上的《白日...

好演員是“撕”出來的?

怎么看葛優都是個不合時宜的演員。  在電影《兩只老虎》的海報上,葛優占著絕對的C位,但他卻說這部電影的領銜主演是喬杉。這種說法嚇得喬杉直說:“大爺在,就永遠都是領銜,要帶著我們一起走。”可...

文化產業促進法擬規定:文化產品和服務內容應合法

  據司法部網站消息,文化和旅游部起草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產業促進法(草案送審稿)》(以下簡稱草案送審稿)及其說明近日公布,并征求社會各界意見。草案送審稿指出,任何組織和個人創作、生產、...

木偶藝術要在傳承中創新

談起木偶藝術發展,我常想一個創新問題。  有人會說,木偶藝術是非遺,談創新可能會產生“誤導”,會傷害傳統,使傳統藝術變得面目全非。在我看來,非遺劇種的發展,應該是傳承和創新“兩條腿走路”。一...

別讓“網紅”標簽消解了書店的本真

近日,重慶市渝中區一家書店的老板,為他的書店制訂了一項規則:凡是來書店打卡拍照的人,必須買一本書再走。原來,這家書店向來以舊書豐富、古風濃郁著稱,不知不覺間成了“網紅書店”,以至于游人紛至...

2019年时时最新规定